写一篇关于小小动物园的作文100字描写植物的说明文400字作文五年级最关心我的人4

邵玉峰认为,崇川市监局未能对被举报对象发布虚假广告、虚假宣传等行为进行调查,未能全面履行调查职责,遂将其诉至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

父邵玉峰不以为然,他对儿子的吉他水平很有信心,加之高强平时对儿子大加赞赏,“名师出高徒”,他很难对这次的“冠军”含金量产生怀疑。

邵玉峰说,经过这次事件,儿子总是闷闷不乐,他也不愿再学其他乐器,“他发现到头来一场空,肯定不愿意再学了嘛。”跟高强几次沟通无果后,他将其举报至南通市崇川区市场监管局(以下简称崇川市监局)。

2014年,他偶然在南通当地一家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一个孩子练习古典吉他,获得了一项世界性大赛的冠军,其培训老师正是高强,文章还列举了高的一长串头衔。

邵玉峰从小生活在农村,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音乐教育,对古典吉他更是个门外汉。不过,他一心希望儿子能弥补自己的缺憾,有个艺术特长,以后找工作也多条门路。

原标题:男孩学吉他6年获“世界冠军”,写进作文遭同学嘲笑,父亲起疑心发现证书单词拼写错误

当时正值暑假,他给小宇报了一个课外作文班。在作文班上,老师要小宇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诵一篇自己写的范文。他读道,“拿起吉他,拨起琴弦,在耳边回荡起美妙的曲子,实在是一件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我从小就酷爱吉他,我从六岁起就开始和‘吉他鬼才’——高强老师开始学习吉他……”

在文章末尾,他写道,“我的这些苦练终究没有白费,今年我参加了一个世界级吉他大赛,取得了冠军,仅有3个满分获奖者……我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一直拨着弦,想想就累。”

没等小宇念完,课堂上便爆发出一阵哄笑,有小朋友当面质疑他,说他“吹牛皮”,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获得世界冠军。

小宇学得非常刻苦,邵玉峰说,儿子每天都会练习,“最少要练45分钟到1个小时,我们虽然不懂,但能看得出他弹得越来越溜。而且高老师一直都说孩子进步很快,要好好培养他。”

小宇读小学5年级。在父亲看来,按照儿子现有的吉他水平,加上“世界冠军”的头衔,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并非难事。

原本,按照父亲邵玉峰的规划,小宇有希望凭借古典吉他特长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走上一条艺术专业学习的道路。在这位父亲看来,江苏南通当地学习古典吉他的孩子不多,儿子专注学习这门乐器,将来参加艺考,他考上名校的几率可能会大很多。

自“作文课”风波后,小宇再也不弹琴。他将几万元的吉他束之高阁,学校的文艺活动也不再参加。

邵玉峰翻出了儿子以往的考级证书,他惊讶地发现,这些考级证书上均有类似的单词拼写错误。在证书的落款处,“国际艺术考试认证委员会”红色公章的英文拼写部分,“International”一词拼写成了“Iternational”,少了一个字母“n”。

南通市市场监管局及崇川区人民政府分别于当年的7月及8月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崇川市监局作出的不予处罚决定,责令其限期重新作出处理。崇川区人民政府还认定,崇川市监局未能对邵玉峰的举报作出全面处理,属违法。

邵玉峰告诉九派新闻,更让他气愤的是,儿子不仅考的证书是假的,而且学的弹奏方式都非常不规范,“古典吉他对指法音色节奏的要求很高,一开始学都应该学得很规范,我把儿子的演奏视频拿给好几个专家看,他们都说他的水平非常一般,存在很多问题。”

儿子也十分刻苦,跟着一名叫做高强(化名)的老师学了6年。他似乎展现出了吉他演奏方面的天赋,高老师让他参加各种考级、比赛,其中一次,他还摘得了某项国际性音乐赛事的“冠军”,“20多个国家一百多名选手,超一流世界顶级评委团,(他是)仅有的3个满分一百分。”邵玉峰说。

邵玉峰告诉九派新闻,当时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0元,儿子学吉他的费用要花去三分之一。他们家离培训机构非常远,儿子当时只有5岁,他常常骑着电动自行车,载着儿子骑行十来公里去学琴,等孩子上完课又去把他接回家。

面对记者提问,有没有师从过古典吉他大师,高强回答,“这个太多了,我这个人不是说非要拜个师,那你才是老师。我觉得生活中处处比你高的人都是你的老师。说老实话,我是搞研究的,我的手受过伤,所以我现在弹,不怎么能弹得起来了。”

邵玉峰说,头一年,主要是高强的妻子给儿子上课,一对一,每周上一节课,每节45分钟,收费200元。第二年,是高强亲自来教,每周上两节课,收费提高到每节课300元,加上寒暑假或其他节假日加课,“一年的花销要好几万,我儿子学6年下来,总共花了将近20万。”

他还表示,自己非科班出身,但学习吉他已近三十年,在国内外游历,师从过多位大师,但其不愿透露师从哪些老师。

小宇学吉他的6年时间里,隔段时间,高强就会安排他参加一次所谓的“考级”。先缴费,在高老师所在的高x音乐培训机构(后变更为x高吉他商行)表演,录制一段演奏视频,不久便会获得一张“证书”。小宇一共有5张证书,最后一张显示,小宇已经考过了古典吉他7级。

《告知书》表示,高强自称中国知名吉他教育家,现为中国吉他协会专家、全国理事,以及在朋友圈发布小宇获得世界冠军等内容,被认定为虚假广告的证据不足。

在这篇名为《为自己竖起大拇指》的作文中,小宇描写了自己从小跟随高强老师苦学古典吉他的经历。

小宇(化名)的音乐道路结束于2020年的暑假。学习吉他成为儿子雷打不动的习惯,高强在接受江苏广播采访时回应称,他(指邵玉峰)就抓这个字眼,其中一把更是花费了3万多元买来的。家里的4把吉他被他束之高阁,2021年12月,说我是虚假宣传。中国吉他协会专家、全国理事是“笔误”,时间推移,2021年4月,至今没有一句道歉的话。

然而,小宇作文课上发生的一场小风波,让父子二人意识到,这条看似坦途的艺术之路,似乎被引入了歧途。

不过,他还是将证书拿给懂行的朋友查看,朋友看后告诉他,证书上的英文单词都拼错了,吉他的英文“Guitar”拼写成了“Giutar”,而且证书上写的是特等奖,并不是世界冠军。

2021年2月3日及3月18日,崇川市监局分别就邵玉峰举报的相关问题作出《举报处理结果告知书》。

以小宇所在的江苏省为例,2022年3月10日,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印发《江苏省文化艺术类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准入指引(试行)》,对从业人员提出了5点指引条件。其中,第二点提到,“专兼职教师应当具有与培训科目相对应的教师资格证,或文化艺术类相关专业学历,或文化艺术类初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资格,并从事与自己专业方向相一致的培训活动。”该《指引》还表示,各下属文旅部门可结合本地区实际,稳步推进实施。

“有个专家的话我记得很清楚,说他的手像螃蟹腿一样翘着,正常弹得好的人手指是不离弦的,意思是我儿子指法很有问题。还有个专家直接就说,业余爱好可以,专业就算了。”

九派新闻注意到,2021年起,多地开始对文化艺术类等校外培训机构制定准入细则,试图改变此类机构从业人员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局面。

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一审判定,崇川市监局对部分事项未尽调查义务,上述告知书的相应告知内容应予撤销。邵玉峰告诉九派新闻,随后他又收到两份崇川市监局作出的告知书。其内容显示,崇川市监局认为,当事人(高强)组织学员参加音乐比赛的行为,不属本局管辖。

我当时在网站上写错了一个字,甚至不愿再学任何其他乐器。“应该叫中国吉他学会,目前他正在通过其他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九派新闻注意到,对其罚款1万元。他不愿再弹学了6年的古典吉他,高强所属的杰x吉他商行并不具备开办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活动的资质,南通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认定,他常常在学校文艺演出上表演吉他弹奏,成为同学们眼中的焦点。“维权两年多,邵玉峰告诉九派新闻,”邵玉峰遂向相关部门反映。孩子白白浪费的时间再也无法挽回了。

其在网站发布的广告中,使用“最专业”“最权威”等用语违反相关广告法,由于是首次被发现,其已自行关闭网站,故不予行政处罚。

2020年,高强让小宇参加一个比赛,据高强所说,这个比赛是一项国际性音乐比赛,由“意大利文化协会“举办。邵玉峰曾表示拒绝,但高强说,“我作为学琴期间的老师,我会为他规划学琴期间的道路。”

不久,他收到一张获奖证书,证书是全英文的。高强告诉他,他获得的是古典吉他的冠军,“20多个国家一百多名选手,超一流世界顶级评委团,(他是)仅有的3个满分一百分。”高强还在朋友圈发了小宇获奖的喜报。

小宇很是委屈,自己的确在国际比赛中拿了奖。回到家后,他把作文班上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他找到了这位高老师的网站,上面列举了一长串让人眼花缭乱的头衔,“中国知名吉他教育家、中国吉他协会专家、全国理事,各级吉他大赛评审……”

邵玉峰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儿子多年的付出全“走了歪路”,他开始对这位高强老师产生怀疑。在跟高强交涉的过程中,邵玉峰发现,其宣称自己是中国吉他协会专家、全国理事,不过“中国吉他协会”这一组织并不存在,只有“中国音协吉它学会”。

邵玉峰也对儿子十分自豪。不过,唯一让他有些疑惑的是,他从来没听过高老师弹奏完整的吉他曲目。他说,每次陪着儿子上课,高老师总要求家长在教室外等着,不许进教室,“教室门是关着的,不让家长看,我们大人只能在外面听。反正教室上课的声音很大,很激越的那种感觉。”

2021年11月9日,崇川市监局再次作出告知书,对邵玉峰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回应。其中,针对其举报高强所在考级机构不权威、收费高事项,告知书称,上述问题不属于本局职能范围,不予立案查处。

记者注意到,对从业人员的准入要求,下级文旅部门则制定出更为细化的要求。宿迁市文旅局在上述《指引》实施细则中,规定从业人员需具备文化艺术类相关专业学历,还要与培训对象相适应:“培训对象为幼儿园适龄儿童的,应当具备文化艺术类中专毕业及其以上学历;培训对象为以小学生的,应当具备文化艺术类中专毕业及其以上学历;培训对象为初中生的,应当具备文化艺术类大学专科毕业及其以上学历。”

邵玉峰心头一震,让儿子暂停了吉他学习。他上网查询还发现,高强口中所谓的“国际性大赛”,其主办方“意大利米洛斯文化协会”,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协会,古典吉他只有儿子一人获奖,但高老师却说,当时所有的国际一流评委全部打满分,这不禁让他产生更多怀疑。

随后,他通过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找到了高老师所在的“高x音乐培训机构”。这是一个由高老师名字命名的培训机构,主要教授古典吉他,仅有高强和他的妻子两位老师。

邵玉峰不服,认为高强的行为涉嫌消费欺诈,遂向上级市场监管部门,及崇川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2个月后,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再次印发《江苏省文化艺术类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办法(试行)》,也提出相应的准入要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