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聂震宁:阅读的好时代和坏时代

浏览了一遍中国历朝历代阅读史,包括1949年以前的民国在内,均没有发现史上有过全民阅读的理念提出。新世纪以来,开展全民阅读的呼声,不断出现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的提案建言中,渐成媒体热词。终于,2012年在十八大的政治报告中明确提出“开展全民阅读”,可以看成这是作为国家战略正式提出。

一个提出全民阅读的时代,应当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国家领导人热情提倡“多读书、读好书、善读书”。社会各界热切呼吁全民阅读。全国400多个城市开展了读书日、读书节、读书周、读书月乃至阅读季活动。各级公共图书馆发展步伐加快,60万个农家书屋提前建成,职工书屋、社区书屋渐次铺开。全民阅读立法已经纳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国家读书节(我更希望称之为全民阅读节)呼之欲出。各级政府正在设计如何把包括全民阅读在内的社会文化发展状况纳入考评体系。为了读书大众的需要,一些地方政府正在出台扶持实体书店的政策,其目的就在于营造读书环境,养成阅读的风气。全民阅读已经成为当下社会主流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这当然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

出版业市场化、产业化发展,新书出版发行空前提速,数字出版、网络传播乃至云出版之神奇更是匪夷所思。年出纸书已逾40万种,年出长篇小说书籍已达4000部,网络长篇小说年上传更是数以万计。畅销书推广手法不断出新,与国际畅销书同步出版的故事已经司空见惯。按需印刷使得小众阅读得到贴身服务,网店售书使得读者足不出户就能得到心仪之书,全国书博会“读者大会”不断掀起读者嘉年华的欢声。全民阅读已经成为作家学者和出版业全面服务的对象,这当然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

阅读的好时代应当是一个民间写作热情高涨的时代。现在应该说是各路写手大显神通的时代。一个网络作家创作长篇小说,一天写万字以上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当然,质量问题我们可以另作讨论。毕竟这个写作井喷时代的到来,是创作界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这些作者或者在校园,或者在工棚,或者在北漂一族的小平房里。民间写作造就了若干天才型的作家,年收入上千万的作家涌现出来。民间写作消减了写作的神秘感,民间写作极大地影响着主流写作和学院式写作的发展取向。学院式写作、主流写作也在不断地调整策略、改变路数、放低身段,社会的写作风气由此得到很大改观。写作界的发展使得广大读者能够不断读到新的东西,不断受到新的因素刺激阅读,推动阅读。写作界的空前繁荣的直接受益者就是广大读者,势必推动全民阅读在更大范围内开展。这当然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

阅读的好时代还应当是一个宽松阅读的时代。赶考式阅读、专业化阅读、格物致知阅读、经典阅读、快乐阅读、娱乐阅读、怡情阅读、为读而读、散漫阅读乃至今日之微博阅读、微信阅读、碎片化阅读、浏览式阅读,总之,有用和无用的阅读,如今都可以堂而皇之去读。改革开放之初需要足够勇气和智慧才喊出的“读书无禁区”,如今已经是隔年皇历,老挂在嘴边就有点儿“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阅读的好时代是一个以读书为荣、以不读书为耻的时代。阅读的好时代是一个能够与世界各国比较国民阅读率且敢于承认不足的时代。阅读的好时代更是一个时时自省,永不满足既有阅读状况的时代。

社会忙于炫富、耽于比富,连作家也都在争取稿酬跃升财富榜,这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青少年学习,普遍深陷应试教育,快乐学习成了一个传说,这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阅读是一个人学以致用、探究求知的人生大事,阅读是一个人寄情高山流水、临窗浮想联翩的情感私事,甚至还可能是一个人“做梦中梦、见身外身”的白日梦、黄粱梦。阅读的最佳境界是养成良好习惯,阅读的理想境界是出于个人真切求知追求、愉悦性情需要。阅读一旦出自于被动从众,就有外力强加之虞,就有“悬梁刺股”的痛苦,更有可能“陪太子读书”的笑话和遗憾。以至于近来有专业人士对此表示担心和不解:“将阅读定义为全动,请求国家行政部门出面支持。作为出版界的一员,我们自然乐观其成。但内心深处也不免担心,读书这种相当私人化的事情,如何由行政机关来推动?毕竟,读书的乐趣,在于精神层面的享受和内在修养的提升,也依赖于潜移默化养成的习惯。”想必这种担心主要来自于对我们社会曾经有过许多运动的经验和教训。倘若开展全民阅读仅止于行政力量,仅止于运动式的发动,仅止于外力强加,则阅读的习惯难以养成,其效果也好不到哪里去。倘若各级政府又要用统计之法来壮大全民阅读的业绩,形成虚假繁荣,那么,这将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阅读,首先要有可读之书。而今年出书数十万种,多如过江之鲫,可读之书何从找寻?按说出版人、评论家、媒体总要做些导读导购方面的事情,然而,大体情形是来自这些方面的信息评价常常并不可靠。出版社但凡出书,均称优秀;倘若策划案确定是畅销书运作,则必定高调推崇为海内奇书。作家学者出书,评论会总是要开的,与会红包伺候下的评论发言难得见到真知灼见。至于媒体,还是要看作者、出版社的面子,有好说好,有不好也说好,让你无从信他。于此情势下,出版社的营销、网络的造势、优惠的网购,并不能保证读者找到所需之书,更不必说内容精当、编校上乘之书,如今已几成万里挑一。当书业失去基本诚信时,这将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阅读,总需要有所沉静,有所沉思,有所完整理解,有所反复咀嚼。然而,而今神奇的数字网络技术对读者既有广泛崭新服务也有无穷侵扰,开机就有无关猛女明星酷照跳出弃你去者,阅读中总有有八卦新闻闪出请你点击扰你心者,网络阅读的海量信息往往催你匆匆浏览而过,便捷的专业搜索无形中在消解你阅读的全面乐趣。久而久之,禁不住好奇心驱使,开机先看八卦新闻半小时,阅读往往耽于网络移动至为杂乱趣闻轶事。消遣和娱乐渐渐成为阅读的基本追求。尤其是在年轻的阅读群体中,把玩的只是只言片语和道听途说,追求的是离奇与刺激,享受的只是感官方面的愉悦。一切竟然来得如此容易,至于作品的内容、艺术、审美等是全然顾不上的了,更不要问语句是否通顺、用词是否准确、修辞是否优雅。总之,许多读者已经失去读完一本书的耐心。在传播技术失控的时代,一定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当出版社都偷着搞销售收入重复计算、以文化地产之名大发其财时,这肯定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当严肃的作家学者开始从过去的“十年磨一剑”变脸为“一年出十书”,都愿意到富豪榜上比拼排位时,这肯定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当许多读者疯狂追捧张悟本,转身又去追随某神医时,这肯定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当许多出版社在为各式各样盲目而愚笨的从众阅读推波助澜,数着钞票偷乐时,这肯定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

人类社会从来就在悖论的密林里择路前行,何况内涵至为广博复杂的全民阅读,必定面临种种悖论。任何一个时代,都可能同时是阅读的好时代和坏时代,这是一大把永远纠缠在一起的悖论。我们要做的只是择路前行——趋利避害,有所作为。

认清阅读的好时代和坏时代,目的是认清开展全民阅读的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为的是把全民阅读活动导入正确的轨道。我们现在需要在大力发动开展全民阅读的同时,还要明确建设阅读文化的任务。要强调正确的阅读价值观和阅读的目的、阅读的方式,当然也包括阅读的技术,这些都是建设阅读文化的应有之义。我们要更加强调阅读的人文精神意义,需要从政府倡导全民阅读的实际工作中,对阅读意义给予正面的提倡和支持,提倡阅读的正确价值取向。希望与阅读有关的各个方面更加切实地负起责任来。希望社会上的每一个人为了享受阅读的乐趣而捧起书来。

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北京时间、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